第四天

今天是六月二号星期六,第四天。这天的日记,是六月十三号凌晨补写的。

这时是半夜,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,就起身写了点东西,就是第零天。心想,到时贴到论坛上,没准妻子能看到呢。自己心里也有太多话要说。写完了,贴到论坛上,就睡着了。

风马牛总算睡好了。这是才开始觉得饿了,能准确地感觉到胃的位置和大小,感觉到胃壁贴在一起在摩擦,有点钝痛。就起床,上网查这里有什么超市之类的,出去找吃的。

这是突然想起,自己和两个犯人还有个约会呢。今天不是周六吗?早上十点到十二点。

老风就背着笔记本电脑赶紧出门,先找个路边小店买了个汉堡狂吃,然后坐公交车去西城麦当劳。

到了,才九点半,就在附近的商场转转,买了个小本子,买了笔,看看十点二十了,去麦当劳,买了个小汉堡,咖啡找个靠大落地窗户的位置坐下,脸朝门。

到十点四十,菲律宾人和老汤姆都没来。老风想是不是自己来晚了,两人十点就来了,一看没人就走了?有点失望。就站起来到处找了一遍,没有。

正坐着,一个亚洲年轻美女进来,就坐在风马牛前面的位置,侧脸对着老风,脸朝窗户外面。这女人长的很漂亮,身材尤其好。这美女坐在老风对面,老风不能不看她,就看了一会儿,觉得这女人是菲律宾长相。那美女也不理老风。老风开始乱想,这美女不会是菲律宾人的朋友吧?又坐了一会儿,那美女看见外面有一女人路过,就笑着跑出去了。原来这美女也在等人。

又坐了一会儿,一个胖胖的老太太颤颤巍巍地进来,坐在那里。老风没怎么注意她。

过了一会儿,来了辆救护车,下来两个护工,抬着床带着氧气瓶到老太太这里。原来这老太太出状况了,自己打了急救电话,然后在麦当劳里坐这等救护车来。两个人给老太太带上氧气面罩,扶着老太太上床。

“我腿肿了。”老太太说。

“这不是今天发生的吧?”一个护工说。

老太太没说话。

就抬走了。

老风看着救护车开走,不觉感到生命的脆弱。

这是差不多十一点十四了,老风觉得该走了。下周六还来不来呢,老风有点犹豫。

正低头寻思,旁边一个高个子黑人和一个黑大妈开始吵起来。

“三次了,我失去我的公寓都三次了。”高个子黑人说。“我不是计算机科学家。我有笔记本,但是我只用它来打游戏!”

老风没理他们。

“这画卖不出去的!”高个子黑人又说。老风扭头看见两人桌子上放着好几幅很简单的写意油画,又扭会头想自己的事情。

“我去买杯橙汁。”高个子黑人走了,老风又去看黑大妈,黑大妈开始收拾油画,把油画放一个袋子里。她看老风在看她,就冲老风笑了笑。

高个子黑人回来了,手里拿着橙汁。

风马牛朝他招招手,黑人过来坐在老风旁边。

“我可以帮你,帮你卖画。”老风说。

“是吗,你有什么办法?对了,那些不是我的画,是哪位女士的画。”老黑是指黑大妈。这是老风发现黑大妈已经走了。

“你有笔记本电脑吗?”老风说。

“我有,但是没有带。”老黑说。

“那没办法,我需要在网上,演示给你看。”老风说。

“对了,你不记得我了?我们在监狱里见过!”老黑突然说。

老风仔细看这黑人。哦,这不是摩根吗?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你招手叫我过来的啊。”

“不是,我是说,那菲律宾人和老汤姆怎么没来?我和他们约好的。”老风说。

摩根也不搭话,继续问:“你到底有什么办法?我这里有笔和纸,我可以记下来,是去ebay吗?”

老风就拿过来笔,开始写:“不是ebay,你可以试试这个,esty.com”。老风没有电脑,没法查证,把etsy写错了,写成了esty。“这个是艺术家买艺术品的地方。”

“能卖很多钱吗?”

“你不能指望太多,”老风说,“这是艺术品,你知道梵高,对了,你知道梵高吗?他曾经割下自己的一个耳朵。他很穷,一辈子都很穷,他的作品直到他死了才值钱的。”

“我明白,她还没死。”摩根指的是黑大妈。

“能卖五十块吗?还是五块?”

“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“还有什么办法吗?”

“她画得有多快?”

“大概一天一幅吧。”

这有点慢,老风想。

“你知道油管吧,你可以让她把画画的过程拍下来,做成视频,这可以挣钱。”

“哦,油管。”摩根点头。

老风没细说,告诉摩根说十二点了,自己要走了。

“你能给我留个电话吗?”摩根说。

“不能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不信任你。”

“为什么不信任我?我没伤害你。”

“不是这样,你是陌生人,我现在不能信任你。”

“拿我怎么联系你呢?”

“每个周六,十点到十二点,我会在这里。我走了,对了,如果你在网上挣了钱,别忘了告诉我。”

老风就走了。到商店里买了一个小推车以后用得着,然后来到公交车站,坐在长凳上,等公交车准备回宾馆。

“哈,我们又见面了,这是第三次了!”有人大叫。

老风抬头一看,又是摩根。老风有点害怕了,他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对摩根说:“这就是我不想给你电话的原因,你不要跟踪我。”

摩根在旁边坐下,从裤管里摸出一个小纸包,打开一看,是大麻。老风没抽过东西,但是闻到过味道,觉得很臭。这味道因人而异,有人觉得臭,有人觉得刺激。老风也从网上见过这东西,知道长什么样。但实物,老风是第一次见。

“怎么样,想不想试一试?”摩根说。

“我不想伤害你,也不要伤害我。”老坟平静地说。

“去我家里吧,我准备了威士忌,还有漂亮的中国女人。嘿,不是说你。”摩根朝长凳上一个美女吼道。

那女人没敢说话。

“中国女人很漂亮。”摩根接着说。

老风不知道摩根想干什么,怕摩根失去控制,就站起来。走开。摩根还坐在那里。

一个老太太问老风:“这是你的朋友?”

老风摇头。大家都没说话,几个等车的人叫唤了一下眼神,都没有吭气。

这是车来了,大家上车,老风也上车,摩根也上了车。老风就又下车,摩根没有下来。

车开走了。

老风坐另外一卢公交车走的。在车上坐着,老风就想这摩根到底什么意思,是示好吗?还是拉自己下水?这些人都是惯犯,估计都是互相认识的,但老风并没有得罪他们,只是想帮忙而已。那摩根给自己看大麻邀请自己去他家里,自己肯定不会去的,这些人,还是少作私人接触,在麦当劳见面是底线了。

就回宾馆了,吃了点东西。

接着写了第二天的经历,贴到论坛上。

就睡了。


搜索本站